影像网

 找回密码
 免费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开启左侧
查看: 138|回复: 0
 architect 发表于: 2017-12-18 09:19:03|显示全部楼层|阅读模式

[2017年] 外国高空摄影师关注吴永宁坠亡:虽为钱 理解他

 [复制链接]
源自:参考消息

参考消息网12月16日报道
  美媒称,数月来,吴永宁爬上中国城市街头高耸的塔楼和建筑物,一边在楼顶边缘来回走动,或单手抓着天线塔,一边自拍。通过令人眩晕的镜头,他成了一位高空特技表演明星,在微博上聚集了成千上万的关注者。但11月8日那天,他的网络发帖戛然而止。
  美国《纽约时报》网站12月15日报道称,据中国媒体最近报道,中国警方现已证实,这是吴永宁从湖南省会长沙一座60多层高的大楼──华远国际中心顶楼坠亡的日子。他坠落的视频贴到了网上,被大量转发。
  报道称,这名年轻人的死亡再次证明了在互联网上,人们对邀请数百万陌生人来观看一条生命经受危险、戏弄和失败的痴迷。
  这也揭示了有关顶楼危摄这种追求刺激的亚文化。那些不怕死的人雄心勃勃地攀爬世界各地的摩天大楼,在纽约、迪拜或俄罗斯等城市与高处的壮观景象前自拍。
  报道称,在中国,吴永宁的死亡使得官方媒体对特技表演直播发出了警告。“在不使用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攀爬高楼,吴永宁将自己置于了危险境地并且将自己逼到了极限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所进行的是一项运动,”《中国日报》在12日的一篇报道中写道。
  吴永宁的家人告诉长沙的《潇湘晨报》,这名曾做过群众演员的年轻人把自己悬挂在大楼外,是希望自己能在这个视频火了之后挣到1.5万美元(约合10万人民币)──这笔钱,他本来要用来结婚、用来支付他母亲的医药费。
  报道称,在吴永宁生命最后时刻的一段视频中,他在一栋大楼楼顶,穿着黑色衣服,头发扎在脑后,谨慎地反复擦拭楼顶的边缘。他把腿跨出边缘,半挂在楼顶,用整个手臂攀附着台面,然后又把自己拉了上去,坐下来再次擦拭边缘。
  接着,最后一次,他依次将两条腿移了出去。他抓着边缘,在空中做了两次引体向上。在第三次尝试时,他显得有些吃力,两只脚轮流尝试寻找支点。在视频中可以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,像是人声,可能是一声呜咽。接着,他掉了下去。
  报道称,他的死亡在这个为了刺激、好奇或是为了挣钱而追求登上城市高处的群体中引起了回响。
  55岁的丹尼尔·钟(Daniel Cheong)是一位居住在迪拜的都市风景专业摄影师,迪拜拥有世界上一些最高的摩天大楼。丹尼尔·钟说,当他在2008年移居迪拜时,有一个人数不多的非正式高空摄影群体,大家在社交媒体上通过相片找到了彼此。
  “有不同的风格──有人这么做单纯是为了拍摄都市风光,有人是为了追求刺激,好发在社交媒体上,”他在13日的一个电话采访中表示。
  报道称,丹尼尔·钟在迪拜的摄影生意使他能以合法途径登上楼顶,他称自己曾将摄影器材固定在安全绳上,登上过100层楼高的楼顶。在一些大楼楼顶,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一个人翻越边缘,他说道。
  “目的是要去拍摄城市风光,”他说。“吸引之处完全不在于你要上100层楼这个事。这纯粹是为了构图。”
  但他说,一群不正规的高空拍摄人群──其中大多是俄罗斯人──为的是在YouTube和Instagram上建立自己的网络粉丝群,并希望能挣到一大笔广告费。
  他说,这些追求刺激的人“大多都有非法偷偷登上顶楼自拍的名声。更多是在于登上高处的刺激。”
  尼奥·塔(Neil Ta)是多伦多的一名摄影师,为了满足对美的好奇,从2009年开始了高空摄影,当他在加拿大或是在东南亚旅行时,都会爬上高楼的楼顶一览风光。
  “事实是,并非每个去到楼顶的人都会在边缘走来走去、不负责任,”他在14日的采访中表示。“很多人登上楼顶,会在一个与边缘保持着安全距离的地方来看这个城市。”
  但尼奥·塔表示,近年来,摩天大楼冒险性质的改变使他的幻想破灭了。Instagram上越来越流行拍摄恶作剧或是为了证明胆量的视频。高空位置的安保措施加强了,要获得登上摩天大楼楼顶的许可越来越难。
  在坚持不怕麻烦地寻找未上锁顶楼的同时,他也开始注意到出现了一群会毫不犹豫地用上撬棍或断线钳的“高空摄影者新品种”。他在2014年便停止了高空摄影。
  “这个过程中已经毫无艺术可言了,”他在当年一篇告别的博客帖子上写道,“太直接了。”
  但尼奥·塔14日表示,他仍十分同情吴永宁。“他是为了得到奖赏而这么做的,我能理解他为什么为了养活他的家人要这么做。因此我也真的不能指责他。”
7cy7-fypsqka6685655.jpg
视频网站上吴永宁的画面。吴永宁在上月坠亡前,用高空特技表演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网络关注者。(图片来源:美国《纽约时报》)</p>
nUCR-fypsqka6686793.png
吴永宁生前自拍</p>
『 影像网 』提醒,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:
  1. 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,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《『 影像网 』管理办法》;
  2.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破坏民族团结、破坏国家宗教政策、破坏社会稳定、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;
  3. 本帖子由 architect 发表,享有版权和著作权(转帖除外),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,必须事前征得 architect 的书面同意;
  4. 本帖子由 architect 发表,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,与『 影像网 』的立场无关,architect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。
  5. 本帖子由 architect 发表,帖子内容(可能)转载自其它媒体,但并不代表『 影像网 』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6. 本帖子由 architect 发表,如违规、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,请立即举报,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。
  7. 『 影像网 』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。
  8. 『 影像网 』是“原创”摄影、摄像专业网站,只欢迎摄影、摄像师的[原创]作品,图片的宽度请勿小于 900 像素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普及大众影像参与,展示原创影像作品,推出优秀影像大师
Phoer 『影像网』的域名释义:Pho-:影像,-er:家,pho(-to-graph-)er:影像家。
© 2002-2018, 蜀ICP备12031014号, Powered by 5Panda
GMT+8, 2018-11-13 23:46, Processed in 0.171600 second(s), 12 queries, Gzip On, MemCache On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